2009年8月21日

安徒生- 打火匣 網上故事

公路上有一個兵在開步走-一,二!一,二!他背著一個行軍袋,腰間掛著一把長劍,因為他已經參加過好幾次戰爭,現在要回家去。他在路上碰見一個老巫婆;她是一個非常可憎的人物,她的下嘴唇垂到她的奶上。她說: “晚安,兵士!你的劍真好,你的行軍袋真大,你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兵士!現在你喜歡要有多少錢就可以有多少錢了。 “
“謝謝你,老巫婆! ”兵士說。
“你看見那棵大樹嗎? ”巫婆說,指著他們旁邊的一棵樹。 “那裡面是空的。如果你爬到它的頂上去,就可以看到一個洞口。你從那兒朝下一溜,就可以深深地鑽進樹身裡去。我要你腰上系一根繩子,這樣,你喊我的時候,便可以把你拉上來。 “
“我到樹底下去幹什麼呢? ”兵士問。
“取錢呀, ”巫婆回答說。 “你將會知道,你一鑽進樹底下去,就會看到一條寬大的走廊。那兒很亮,因為那裡點著100多盞明燈。你會看到三個門,都可以打開,因為鑰匙就在門鎖裡。你走進第一個房間,可以看到當中有一口大箱子,上面坐著一隻狗,它的眼睛非常大,像一對茶杯。可是你不要管它!我可以把我藍格子布的圍裙給你。你把它鋪在地上,然後趕快走過去,把那隻狗抱起來,放在我的圍裙上。於是你就把箱子打開,你想要多少錢就取出多少錢。這些錢都是銅鑄的。但是如果你想取得銀鑄的錢,就得走進第二個房間裡去。不過那兒坐著一隻狗,它的眼睛有水車輪那麼大。可是你不要去理它。你把它放在我的圍裙上,然後把錢取出來。可是,如果你想得到金子鑄的錢,你也可以達到目的。你拿得動多少就可以拿多少-假如你到第三個房間裡去的話。不過坐在這兒錢箱上的那隻狗的一對眼睛,可有'圓塔' (注:這是指哥本哈根的有名的“圓塔” ;它原先是一個天文台。 )那麼大啦。你要知道,它才算得是一隻狗啦!可是你一點也不必害怕。你只消把它放在我的圍裙上,它就不會傷害你了。你從那個箱子裡能夠取出多少金子來,就取出多少來吧。 “
“這倒很不壞, ”兵士說。 “不過我拿什麼東西來酬謝你呢。老巫婆?我想你不會什麼也不要吧。 ”
“不要, ”巫婆說, “我一個銅板也不要。我只要你替我把那個舊打火匣取出來。那是我祖母上次忘掉在那裡面的。 ”
“好吧!請你把繩子系到我腰上吧。 ”兵士說。
“好吧, ”巫婆說。 “把我的藍格子圍裙拿去吧。 ”
兵士爬上樹,一下子就溜進那個洞口裡去了。正如老巫婆說的一樣,他現在來到了一條點著幾百盞燈的大走廊裡。他打開第一道門。哎呀!果然有一條狗坐在那兒。眼睛有茶杯那麼大,直瞪著他。
“你這個好傢伙! ”兵士說。於是他就把它抱到巫婆的圍裙上。然後他就取出了許多銅板,他的衣袋能裝多少就裝多少。他把箱子鎖好,把狗兒又放到上面,於是他就走進第二個房間裡去。哎呀!這兒坐著一隻狗,眼睛大得簡直像一對水車輪。
“你不應該這樣死盯著我, ”兵士說。 “這樣你就會弄壞你的眼睛啦。 ”他把狗兒抱到女巫的圍裙上。當他看到箱子裡有那麼多的銀幣的時候,他就把他所有的銅板都扔掉,把自己的衣袋和行軍袋全裝滿了銀幣。隨後他就走進第三個房間-乖乖,這可真有點嚇人!這兒的一只狗,兩隻眼睛真正有“圓塔”那麼大!它們在腦袋裡轉動著,簡直像輪子!
“晚安! ”兵士說。他把手舉到帽子邊上行了個禮,因為他以前從來沒有看見過這樣的一隻狗兒。不過,他對它瞧了一會兒以後,心裡就想, “現在差不多了。 “他把它抱下來放到地上。於是他就打開箱子。老天爺呀!那裡面的金子真夠多!他可以用這金子把整個的哥本哈根買下來,他可以把賣糕餅女人(注:這是指舊時丹麥賣零食和玩具的一種小販。 “糖豬” ( Sukkergrise )是糖做的小豬,既可以當玩具,又可以吃掉。 )所有的糖豬都買下來,他可以把全世界的錫兵啦,馬鞭啦,搖動的木馬啦,全部都買下來。是的,錢可真是不少-兵士把他衣袋和行軍袋裡滿裝著的銀幣全都倒出來,把金子裝進去。是的,他的衣袋,他的行軍袋,他的帽子,他的皮靴全都裝滿了,他幾乎連走也走不動了。現在他的確有錢了。他把狗兒又放到箱子上去,鎖好了門,在樹裡朝上面喊一聲: “把我拉上來呀,老巫婆! ”
“你取到打火匣沒有? ”巫婆問。
“一點也不錯! ”兵士說。 “我把它忘記得一干二淨。 ”於是他又走下去,把打火匣取來。巫婆把他拉了出來。所以他現在又站在大路上了。他的衣袋,皮靴,行軍袋,帽子,全都盛滿了錢。
“你要這打火匣有什麼用呢? ”兵士問。
“這與你沒有什麼相干, ”巫婆反駁他說, “你已經得到錢-你只消把打火匣交給我好了。 ”
“廢話! ”兵士說。 “你要它有什麼用,請你馬上告訴我。不然我就抽出劍來,把你的頭砍掉。 ”
“我可不能告訴你! ”巫婆說。
兵士一下子就把她的頭砍掉了。她倒了下來!他把他所有的錢都包在她的圍裙裡,像一捆東西似的背在背上;然後把那個打火匣放在衣袋裡,一直向城裡走去。
這是一個頂漂亮的城市!他住進一個最好的旅館裡去,開了最舒服的房間,叫了他最喜歡的酒菜,因為他現在發了財,有的是錢。替他擦皮靴的那個茶房覺得,像他這樣一位有錢的紳士,他的這雙皮鞋真是舊得太滑稽了。但是新的他還來不及買。第二天他買到了合適的靴子和漂亮的衣服。現在我們的這位兵士成了一個煥然一新的紳士了。大家把城裡所有的一切事情都告訴他,告訴他關於國王的事情,告訴他這國王的女兒是一位非常美麗的公主。
“在什麼地方可以看到她呢? ”兵士問。
“誰也不能見到她, ”大家齊聲說。 “她住在一幢寬大的銅宮裡,周圍有好幾道牆和好幾座塔。只有國王本人才能在那兒自由進出,因為從前曾經有過一個預言,說她將會嫁給一個普通的士兵,這可叫國王忍受不了。 “
“我倒想看看她呢, ”兵士想。不過他得不到許可。
他現在生活得很愉快,常常到戲院去看戲,到國王的花園裡去逛逛,送許多錢給窮苦的人們。這是一種良好的行為,因為他自己早已體會到,沒有錢是多麼可怕的事!現在他有錢了,有華美的衣服穿,交了很多朋友。這些朋友都說他是一個稀有的人物,一位豪俠之士。這類話使這個兵士聽起來非常舒服。不過他每天只是把錢花出去,卻賺不進一個來。所以最後他只剩下兩個銅板了。因此他就不得不從那些漂亮房間裡搬出來,住到頂層的一間閣樓裡去。他也只好自己擦自己的皮鞋,自己用縫針補自己的皮鞋了。他的朋友誰也不來看他了,因為走上去要爬很高的梯子。
有一天晚上天很黑。他連一根蠟燭也買不起。這時他忽然記起,自己還有一根蠟燭頭裝在那個打火匣裡-巫婆幫助他到那空樹底下取出來的那個打火匣。他把那個打火匣和蠟燭頭取出來。當他在火石上擦了一下,火星一冒出來的時候,房門忽然自動地開了,他在樹底下所看到的那條眼睛有茶杯大的狗兒就在他面前出現了。它說:
“我的主人,有什麼吩咐? ”
“這是怎麼一回事兒? ”兵土說。 “這真是一個滑稽的打火匣。如果我能這樣得到我想要的東西才好呢!替我弄幾個錢來吧! ”他對狗兒說。於是“噓”的一聲,狗兒就不見了。一會兒,又是“噓”的一聲,狗兒嘴裡銜著一大口袋的錢回來了。
現在士兵才知道這是一個多麼美妙的打火匣。只要他把它擦一下,那隻狗兒就來了,坐在盛有銅錢的箱子上。要是他擦它兩下,那只有銀子的狗兒就來了。要是他擦三下,那只有金子的狗兒就出現了。現在這個兵士又搬到那幾間華美的房間裡去住,又穿起漂亮的衣服來了。他所有的朋友馬上又認得他了,並且還非常關心他起來。
有一次他心中想: “人們不能去看那位公主,也可算是一樁怪事。大家都說她很美;不過,假如她老是獨住在那有許多塔樓的銅宮裡,那有什麼意思呢?難道我就看不到她一眼嗎? -我的打火匣在什麼地方? “他擦出火星,馬上”噓“的一聲,那隻眼睛像茶杯一樣的狗兒就跳出來了。
“現在是半夜了,一點也不錯, ”兵士說。 “不過我倒很想看一下那位公主哩,哪怕一忽兒也好。 ”
狗兒立刻就跑到門外去了。出乎這士兵的意料之外,它一會兒就領著公主回來了。她躺在狗的背上,已經睡著了。誰都可以看出她是一個真正的公主,因為她非常好看。這個兵士忍不住要吻她一下,因為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丘八呀。
狗兒又帶著公主回去了。但是天亮以後,當國王和王后正在飲茶的時候,公主說她在晚上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,夢見一隻狗和一個兵,她自己騎在狗身上,那個兵吻了她一下。 “這倒是一個很好玩的故事呢! ”王后說。
因此第二天夜裡有一個老宮女就得守在公主的床邊,來看看這究竟是夢呢,還是什麼別的東西。
那個兵士非常想再一次看到這位可愛的公主。因此狗兒晚上又來了,背起她,盡快地跑走了。那個老宮女立刻穿上套鞋,以同樣的速度在後面追趕。當她看到他們跑進一幢大房子裡去的時候,她想: “我現在可知道這塊地方了。 ”她就在這門上用白粉筆劃了一個大十字。隨後她就回去睡覺了,不久狗兒把公主送回來了。不過當它看見兵士住的那幢房子的門上畫著一個十字的時候,它也取一支粉筆來,在城裡所有的門上都畫了一個十字。這件事做得很聰明,因為所有的門上都有了十字,那個老宮女就找不到正確的地方了。
早晨,國王,王后,那個老宮女以及所有的官員很早就都來了,要去看看公主所到過的地方。
當國王看到第一個畫有十字的門的時候,他就說: “就在這兒! ”
但是王后發現另一個門上也有個十字,所以她說: “親愛的丈夫,不是在這兒呀? ”
這時大家都齊聲說: “那兒有一個!那兒有一個! ”因為他們無論朝什麼地方看,都發現門上畫有十字。所以他們覺得,如果再找下去,也不會得到什麼結果。
不過王后是一個非常聰明的女人。她不僅只會坐四輪馬車,而且還能做一些別的事情。她取出一把金剪刀,把一塊綢子剪成幾片,縫了一個很精緻的小袋,在袋裡裝滿了很細的蕎麥粉。她把這小袋系在公主的背上。這樣佈置好了以後,她就在袋子上剪了一個小口,好叫公主走過的路上,都撒上細粉。
晚間狗兒又來了。它把公主背到背上,帶著她跑到兵士那兒去。這個兵士現在非常愛她;他倒很想成為一位王子,和她結婚呢。
狗兒完全沒有注意到,麵粉已經從王宮那兒一直撒到兵士那間屋子的窗上-它就是在這兒背著公主沿著牆爬進去的。早晨,國王和王后已經看得很清楚,知道他們的女兒曾經到什麼地方去過。他們把那個兵士抓來,關進牢裡去。
他現在坐在牢裡了。嗨,那裡面可夠黑暗和悶人啦!人們對他說: “明天你就要上絞架了。 ”這句話聽起來可真不是好玩的,而且他把打火匣也忘掉在旅館裡。第二天早晨,他從小窗的鐵欄杆裡望見許多人湧出城來看他上絞架。他聽到鼓聲,看到兵士們開步走。所有的人都在向外面跑。在這些人中間有一個鞋匠的學徒。他還穿著破圍裙和一雙拖鞋。他跑得那麼快,連他的一雙拖鞋也飛走了,撞到一堵牆上。那個兵士就坐在那兒,在鐵欄杆後面朝外望。
“餵,你這個鞋匠的小鬼!你不要這麼急呀! ”兵士對他說。 “在我沒有到場以前,沒有什麼好看的呀。不過,假如你跑到我住的那個地方去,把我的打火匣取來,我可以給你四塊錢。但是你得使勁地跑一下才行。 “這個鞋匠的學徒很想得到那四塊錢,所以提起腳就跑,把那個打火匣取來,交給這兵士,同時-唔,我們馬上就可以知道事情起了什麼變化。在城外面,一架高大的絞架已經豎起來了。它的周圍站著許多兵士和成千成萬的老百姓。國王和王后,面對著審判官和全部陪審的人員,坐在一個華麗的王座上面。
那個兵士已經站到梯子上來了。不過,當人們正要把絞索套到他脖子上的時候,他說,一個罪人在接受他的裁判以前,可以有一個無罪的要求,人們應該讓他得到滿足:他非常想抽一口煙,而且這可以說是他在這世界上最後抽的一口煙了。
對於這要求,國王不願意說一個“不”字。所以兵士就取出了他的打火匣,擦了幾下火。一-二-三!忽然三只狗兒都跳出來了- -一只有茶杯那麼大的眼睛,一只有水車輪那麼大的眼睛-還有一隻的眼睛簡直有“圓塔”那麼大。
“請幫助我,不要叫我被絞死吧! ”兵士說。
這時這幾隻狗兒就向法官和全體審判的人員撲來,拖著這個人的腿子,咬著那個人的鼻子,把他們扔向空中有好幾丈高,他們落下來時都跌成了肉醬。
“不准這樣對付我! ”國王說。不過最大的那隻狗兒還是拖住他和他的王后,把他們跟其餘的人一起亂扔,所有的士兵都害怕起來,老百姓也都叫起來: “小兵,你做咱們的國王吧!你跟那位美麗的公主結婚吧! ”
這麼著,大家就把這個兵士擁進國王的四輪馬車裡去。那三只狗兒就在他面前跳來跳去,同時高呼: “萬歲! ”小孩子用手指吹起口哨來;士兵們敬起禮來。那位公主走出她的銅宮,做了王后,感到非常滿意。結婚典禮舉行了足足八天。那三只狗兒也上桌子坐了,把眼睛睜得比什麼時候都大。
( 1835年)
-------------
這篇作品發表於1835年,收集在安徒生的第一部童話集“講給孩子們聽的故事”裡。他於這年開始寫童話。我們從這一起童話裡可以看到阿拉伯故事“一千零一夜“的影響: ”打火匣“所起的作用與”亞拉丁的神燈“中的”燈“很相似。但在這裡他注入了新的思想內容: ”錢“在人世間所起的作用。那個兵士一有了錢,就“有華美的衣服穿,交了很多朋友。這些朋友都說他是一個稀有的人物,一位豪俠之士。 ”但他一旦沒有錢,他就不得不從那些漂亮房間裡搬出來,住到頂層的一間閣樓裡去。 “ ... ...他的朋友誰也不來看他了,因為走上去要爬很高的梯子。 ”這現象在世界各地都很普遍-今天還是如此。我們可以從中得出一個什麼結論呢?

0 Comments: